狗不理折戟同仁堂再上 天津张彦森家族A股市场前赴后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09 14:21

狗不理折戟同仁堂再上 天津张彦森家族A股市场前赴后继

2018-05-09 14:08来源:投资时报卫生医疗健康/股权/挂牌

原标题:狗不理折戟同仁堂再上 天津张彦森家族A股市场前赴后继

通过股权收购同时成为狗不理和天津同仁堂的实际控制人,张彦森一度名声大噪。而他在前者冲击A股失败后曾将两家企业同步在新三板挂牌,当天津同仁堂意欲冲击主板时,北京同仁堂的态度和天津天士力的角色引起广泛关注

文|《投资时报》实习记者 王汉林

“我们的目标是做一家102年的公司。”马云的豪言至今在人耳旁萦绕。“中国企业比较讲究做‘百年企业’,但没多少人能活一百岁。”马云如是说。

纵观国外市场上的公司,不乏寿命在百年以上的优秀范例,如日本的旅馆“千年古汤”已有上千年历史,美国的杜邦公司也近200岁。中国现存的“老字号”虽然两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但其中仍不乏生机勃勃之辈。

打着“天津老字号”旗帜的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同仁堂”)近期即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该公司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3667万股,募集资金约7.04亿元,其中2200万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向重点品种中成药生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管理信息系统建设项目和营销网络扩建项目。

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天津同仁堂的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研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2017年(下总称报告期)天津同仁堂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5亿元、5.77亿元和6.2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65亿元、0.82亿元和1.39亿元。

说起同仁堂,大多数人首先跃入脑中的还是北京前门大街那个“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的中华老字号。自康熙八年创立,这位中国中药店的“老祖宗”已是349岁高寿。

不过,虽然名字相似,卖的也都是中药材,且京津两城直线距离仅有113公里,但两者,并不属于一家。记者注意到,在招股书中,天津同仁堂为此还专门辟出一个板块说明自己和北京同仁堂的关系:“同仁堂字号作为公司名称的组成部分,合法使用至今。公司与北京同仁堂不存在投资或其他经营关系,公司就该等字号的使用与北京同仁堂不存在侵权纠纷。”

其实若追寻历史脚步,同为“中华老字号”的两个同仁堂,的确如传闻中所述,纠葛颇深。

从国有老字号到家族控股

中国人更加耳熟能详的北京同仁堂由乐氏家族创立,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669年。

资料显示,1852年,乐家女婿张益堂冒用同仁堂名号将自家“张家药铺”更名为天津同仁堂,而张家药铺,曾是北京同仁堂在天津的代理商。

对于侵权,北京同仁堂自然不会听之任之,之后便一纸文书将天津同仁堂告上法庭。但因张益堂本为乐家女婿,判决结果仅是天津同仁堂日后只能使用“天津同仁堂合记”为名来区别于北京同仁堂,并处以罚款以及不能再使用北京同仁堂的商标和药品。

时光荏苒,两家同仁堂的股东都几经变动。北京同仁堂先是在1956年率先完成公私合营,后又转变为国有独资公司,1997年6月25日,其正式登陆上交所。截至2018年5月7日,同仁堂(600085.SH)以每股37.16元报收,总市值为523.9亿元人民币。同时,在港股市场,还分别有两家同系企业,即市值为121.55亿港元的同仁堂国药(08138.HK)和市值为157.54亿港元的同仁堂科技(01666.HK)。

天津那支旁系同样在命运的转轮中沧海桑田。

1956年,天津同仁堂获天津市工商局审批更名为“公私合营天津同仁堂制药厂”;2002年,已隶属于天津市药材集团的天津同仁堂开始重组,并引入天津有线电视台、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总公司、张彦森、张彦明四名股东。据悉,张彦森、张彦明为兄弟关系。

2004年,虽然此时天津同仁堂的第一大股东仍为天津市药材集团,但张彦森已成为天津同仁堂董事长。在经历多达八次的股权转让之后,天津同仁堂原有的国有股东悉数退出。截至招股书发布日,天津同仁堂已变成张彦森家族和天士力集团的资产(2016年入股),其中,张彦森直接持有该公司41%的股份,天士力集团持股40%,张彦明持股1%,天津润福森商贸有限公司持股18%。

此前,天力士集团已于2002年8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截至5月7日,天力士(600535.SH)的总市值为500.48亿元人民币,较老牌的北京同仁堂不遑多让。而天津润福森商贸有限公司为张彦森和高桂琴夫妻两人全资控股的公司,这意味着,张氏家族截至日前拥有天津同仁堂60%的股权。

《投资时报》记者查询招股书得知,1971年至1994年间,原籍杂技之乡吴桥的张彦森在天津杂技团从事演员工作,1994年至2002年其一跃转身成为天津森永泰广告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杂技演员出身且鲜少接触制药企业的张彦森如何与这家上百年老字号建立联系?这一直为市场所关注。据公司招股书资料显示,张的妻子高桂琴或在其中起到不小的作用。

高桂琴自1975年起在天津市广电系统工作。2002年至2013年,高一直担任天津有线电视台副台长职务。2014年2月,天津广播电视台决定将其持有天津同仁堂的13%股份通过股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交易,挂牌价格为14986.53万元。2014年底,天津广播电视台和天津森纳尔投资有限公司将该部分股权以挂牌价成交,并于2015年2月完成转让。而天津森纳尔投资有限公司则是张彦森、高桂琴夫妻全资持有的公司。

此外,天津同仁堂曾于2005年2月以拍卖形式买下著名的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82.17%股权。此后经过数次股权变动,张氏家族最终成为狗不理集团的实控人,两家老字号收归同一麾下。

更有意味的是,2016年1月29日,天津狗不理集团与天津同仁堂同时在新三板挂牌。而在此前,狗不理集团一度也欲冲击A股,但最终因“餐饮企业”的特殊情况,已于2014年“终止审查”。而现在,张彦森派出了天津同仁堂继续他的A股之梦。

关联交易频发

《投资时报》记者查询该公司招股书发现,天津同仁堂存在较多的关联交易。

报告期内,天津同仁堂存在向关联方销售药品、采购中药材和包装物的情形。其向关联方销售药品的收入分别为1.13亿元、1.01亿元、1.00亿元,占总收入比例分别为21.96%、17.52%和16.06%;向关联方采购中药材、包装物等总金额为1023.32万元、874.67万元、185.17万元,占总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11.40%、12.19%和2.33%。

对此,该公司于招股书中说明:关联交易的价格均是双方在市场价格的基础上协商而定,具有公允性。

对于2017年关联采购金额的大额减少,天津同仁堂称:自2017年1月1日起,公司不再将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公司(除天津中新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外)确认为关联方。因此,公司与天津医药集团的关联交易金额统计截止于2016年12月31日,2017年仅统计中新药业相关的关联交易金额。

而对于从2017年起不再将天津医药集团确认为关联方的理由,天津同仁堂并未明确说明。针对此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已向该公司董秘办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日尚未收到回复。

招股书显示,2014年,天津医药集团将其持有公司40%的股份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并于同年8月完成交易后,天津医药集团便不再持有天津同仁堂的股份。报告期内,天津医药集团一直是天津同仁堂的第一大客户,天津同仁堂对其的销售收入金额分别为1.12亿元、0.98亿元、1.02亿元,占当期总收入金额比例分别为21.81%、17.09%、16.37%,对天津医药集团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023.32万元、874.67万元、733.01万元,占当期总采购金额的11.40%、12.19%、9.22%。

而天士力集团作为天津同仁堂的第二大股东,也与该公司有着不少的关联交易。报告期内,天津同仁堂向天士力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商品的金额分别为67.25万元、247.73万元和687.8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13%、0.43%和1.10%,据招股书描述,销售的商品主要为肾炎康复片、清降片、双黄连颗粒、精制银翘解毒片等药品。

不光是药材业,天津同仁堂和狗不理集团也存在关联交易。报告期内,该公司向狗不理集团等公司采购商品、接受餐饮服务的合计金额分别为122.37 万元、80.77 万元和132.62 万元,向狗不理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商品的金额分别为 8.36 万元、4.21 万元和2.66 万元。不过,对于销售物品的具体内容,招股书没有详细说明。

此外,招股书还显示,天津同仁堂和狗不理集团在房屋出租、承租、借款、股权交易等方面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对于频发的关联交易,天津同仁堂也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公司上述关联交易仍将持续,如果公司未能及时履行关联交易的相关决策和批准程序,或公司与关联方的交易模式、交易规模发生不利变动,则可能对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造成不利影响。

有市场观察家表示,鉴于北京同仁堂和天津同仁堂在公司名称上的“相近性”,不排除前者或会向相关机构提出异议要求天津方面更名的可能。同时,实力强劲的天士力集团两年前购入天津同仁堂四成股权的举动,与后者此次冲击IPO之间是否存在某种默契,也是一个未解之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